浦和红钻超清壁纸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浦和红钻超清壁纸您當前的位置:浦和红钻超清壁纸 > 教育論文 > 軍事教育論文

亚冠国安对浦和红钻:早期的軍事教育理論的引進與研究

時間:2018-08-01 來源:吉林省教育學院學報 作者:甘少杰,王冠 本文字數:4757字

浦和红钻超清壁纸 www.ksbedr.com.cn   摘要:1911年10月, 武昌起義的爆發宣告了清政府的滅亡, 中華民國臨時政府宣告成立。盡管臨時政府存在時間很短, 辛亥革命的勝利果實最終被篡奪, 但在辛亥革命的推動下, 民國早期軍事教育得到了長足的發展。軍事教育理論的引進與研究、軍事教育思想的廣泛傳播、軍事教育體制的初步確立, 使得民國早期的軍事教育向理性化、科學化邁進。

  關鍵詞:辛亥革命; 軍事教育; 民國早期;

軍事教育

  The 1911 Revolution and the Military Education Reform in Early Republican Years

  WANG Guan

  Bohai University

  Abstract:

  The breakout of Wuchang Uprising in October 1911 marked the end of the Qing Dynasty, and the interim government of Republic of China was founded. Although Yuan Shikai quickly seized the fruits of the victory of the 1911 Revolution due to the fragility of the Chinese national bourgeoisie, the military education in early republican years, promoted by the revolution, developed profoundly. The introduction and research of military education theories, the wide broadcasting of military education thoughts and the primary establishment of military education system endowed the military education in the early republican years a rational and scientific development.

  Keyword:

  the 1911 Revolution; military education; the early republican years;

  Received: 2017-08-27

  甲午戰爭以后, 以孫中山為代表的革命黨人通過興中會、光復會等革命組織, 發動了多次起義, 盡管起義屢屢失敗, 但革命的種子卻已悄然播下。在革命黨人的不懈努力下, 越來越多的仁人志士選擇了革命道路。1911年10月10日, 武昌起義的勝利標志著統治中國兩百余年的清王朝的滅亡, 辛亥革命的勝利促使古老的中國迎來了新的發展契機。在辛亥革命勝利的推動下, 近代軍事教育煥發出勃勃生機, 西方軍事教育理論漸次引進, 軍事教育機構有序設立, 軍事教育思想進一步得到解放, 這些軍事教育變革的舉措不僅促使了軍事教育體制的確立, 還加快了軍事教育現代化步伐, 軍事教育開始向理性化、科學化發展。

  一、軍國民教育思潮勃興

  軍國教育思潮起源于清朝末期, 其基本主張是培養具有軍人體質與軍人情懷的新國民。清朝末期, 一系列侵略行為以及不平等條約的簽訂激起了全體國民的無比憤慨和堅決抵制。針對整個社會的文弱之風, 以蔡鍔為代表的先進人士號召全體國民提高身體素質, 養成軍人的智慧、軍人的技能、軍人的精神。“以民為兵”“尚武強國”的救國呼聲引起全社會的廣泛響應, 成為“軍國民教育思潮”的最初呈現。1902年, 蔡鍔發表了《軍國民篇》, 分析了我國國民文弱不武的成因。他說:“俗師鄉儒, 乃授以仁義禮智、三綱五常之高義, 張以龜行黿步之禮節, 或讀以靡靡無謂之章詞, 不數年遂使英穎之青年化為八十老翁, 形同槁木, 心如死灰。”“自一統以后, 天下一家, 外鮮強敵, 內無兇寇, 承平日多, 乃文弱之氣日深一日。”[1]

  在蔡鍔看來, 長期以來形成的文弱民風必須要加以改變, 中國應學習歐洲、日本等國家, 對全體民眾進行軍事教育才是民族振興之策。“既入學也, 其所踐之課程, 皆足發揚其雄武活潑之氣, 鑄成其獨立不羈之精神焉。歐美諸邦之教育, 在陶鑄青年之才力, 使之將來足備一軍國民之資格”。[1]蔡鍔的思想十分明確, 那就是要對全體國人進行軍人式的軍事知識、軍事技能以及尚武精神的教育與錘煉, 從而使“軍人之智慧、軍人之精神、軍人之本領不獨限之從戎者, 凡全國國民皆宜具有之”。[1]

  繼蔡鍔之后, 梁啟超提出了要塑造以尚武崇軍為核心的國魂。面對甲午戰爭中中日兩國軍事實力的逆轉, 梁啟超進行了深刻的反思, 他認為中國積貧積弱的根本原因在于國民整體素質低下。1903年, 他在《新民說·論尚武》一文中指出, 應效仿德國、日本等國家, 倡導尚武教育:“生存競爭, 優勝劣敗, 吾望我同胞練其筋骨, 習于勇力, 無奄然頹憊以坐廢也!”[2]通過尚武教育, 養成以崇軍尚武為核心的民族魂:“今日所最要者, 則制造中國魂是也。中國魂者何?兵魂是也。有有魂之兵, 斯為有魂之國。”[2]他批判了中國長期以來形成的文弱之風, 在《中國之武士道序例》一文中發出振聾發聵的倡議:“今之君子大聲疾呼以告其同胞曰:君其尚武!君其尚武!未之或聽也。乃雜引五洲史乘, 摭偉人言行曰:某氏武, 故顯其國;其族武, 故長其鄰, 豈不使萬里之外聞而奮興耶?”[2]蔡鍔、梁啟超等軍國民教育思想率先在留日學生中產生了強烈的反響。

  在蔡鍔、梁啟超等眾多有識之士的呼吁下, 軍國民教育思潮在清朝末期開始形成。全國各地成立了尚武會、體育會等軍事教育組織, 對民眾進行軍事體育教育。至民國初年, 特別是在辛亥革命期間, 軍國民教育思潮達到頂峰。1911年, 中華民國首任教育總長蔡元培將軍國民教育列入國民教育課程。蔡元培曾留學德國, 對德國“尚武”的民族精神認識頗為深刻。他認為, 軍國民教育應通過兵操、軍訓等形式對國民特別是青年一代進行訓練, 使他們掌握基本的軍事技能。在蔡元培的倡導和親自主持下, 1912年9月, 軍國民教育列入國民教育宗旨中, 即“注重道德教育, 以實利教育、軍國民教育輔之, 更以美感教育完成其道德”。[3]在《對于新教育之意見》中, 蔡元培主張學校教育要與軍國民教育結合起來, 在正常講授課程的同時進行軍事訓練, “教員是熱心的, 一方面授課, 一方面與學生同受軍事訓練”。[4]蔡元培作為中華民國第一任教育總長, 積極推動學校體育改革, 倡導軍國民教育, 無疑為全民族倡導尚武之風、形成崇軍尚武的民族精神起到重要的推動作用。

  一個國家的強大不僅體現在軍事科技上, 更體現在不畏強敵的民族精神上。軍國民教育思潮徹底顛覆了中國傳統社會“重文輕武”的落后觀念, 為整個社會注入了一股“崇軍尚武”的清流。“這是一種積極的全民尚武主義, 壓倒一切的愿望是通過全體國民重新確立尚武觀, 改變心理定勢, 并建立近代化國防體系, 來強化國家機制。”[5]辛亥革命的偉大勝利促進了軍國民教育思潮的勃興, 改變了社會風氣, 對中國近代社會產生了深遠的影響。在我國, 由于傳統觀念的影響, 軍人職業社會地位很低, 得不到應有的價值體現。軍國民教育思潮的興起改變了人們對軍人職業的偏見, 軍人成為一個新的社會階層, 受到人們的普遍認可。民國初年, 青年知識分子參與軍事的熱情迅速高漲, 全民軍事教育與國防意識逐漸形成。

  二、軍事教育管理制度初建

  辛亥革命后, 南京臨時政府總結了清政府軍事教育改革的經驗與教訓, 在廣泛借鑒西方先進軍事教育管理制度的基礎上, 開始了中國近代軍事教育管理制度的現代化發展歷程。

  軍事教育制度的改革, 首先要建立規范的軍事教育管理機構。民國臨時政府《中華民國臨時政府組織大綱》規定, 設立專門負責管理軍事教育工作的軍學局和海軍部教務局。軍學局負責陸軍軍事教育, 分為步兵科、騎兵科、工兵科、炮兵科、教育科、輜重科等科室, 每科室設科員若干, 同時設局長和副官各一人, 統領全國陸軍軍事教育事宜。陸軍部軍學局成立之后, 在陸軍學員選拔以及軍官學校建設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1912年1月15日, 《陸軍軍官學校章程》頒布, 對學院遴選與培養做出了明確規定:“招選中華民國全國有軍人氣質優秀人員, 速行訓練, 以期養成軍官資格。”[6]學員招選具有嚴格的要求, 學院年齡要求在18?25歲之間, “中學畢業及有中學畢業之相當程度者, 強健無暗疾, 視力充足者”, 充入伍生, “授以完全軍士教育, 畢業后升入軍官學校, 以備各軍隊將官之選”。[7]通過嚴格的選拔與培養, 軍事院校學員整體素質提升迅速, 為國民政府軍隊建設、民主共和國國防建設輸送了大批優秀軍官。

  海軍部教務局負責全國海軍軍事教育事宜, 海軍教務局規定, 海軍統帥權歸臨時大總統, 海軍部為最高的海軍軍事指揮機構, 海軍部下設船政局、軍機處、軍政局、教務局以及經理局等機構。在海軍部教務局統一管理下, 海軍學員的遴選、海軍軍事學校的辦學條件、辦學要求都有了極為明確的規定, 海軍軍事教育開始走向正規化, 這也標志著民國初期海軍軍事教育開始走向制度化、科學化的發展道路。

  教育管理制度化是教育現代化的重要指標, 決定著教育現代化發展的規模和發展程度。近代軍事教育從洋務運動時期的興起到清末新政時期軍事教育改革期間的發展, 一直處在新舊軍事教育相雜糅的狀態, 各種軍事教育學堂的創辦隨意性大, 缺乏來自中央政府的統一管理與規范, 因此造成了全國軍事學堂各自為政的局面。軍事教育的單一性、無序性使得軍事教育的教學質量較為低下。辛亥革命后, 南京臨時政府在陸軍部下設軍學局管理全國陸軍軍事教育事務, 下設海軍部軍學部管理海軍軍事教育事宜, 改變了原有單一化的教育層次, 全國的軍事教育機構得到了整合、發展, 向軍事教育現代化邁出了堅實的步伐。

  三、開啟近代軍事學研究

  軍事教育的現代化不僅體現在軍事院校規范的建立上, 同時還要求軍事教育理論與時俱進。清末, 隨著留學海外人數的增多, 西方軍事教育理論開始傳入中國, 特別是蔣百里、蔡鍔、黃興等近代著名軍事教育家在軍事學上的建樹, 為近代軍事學研究奠定了思想基礎。辛亥革命期間, 由于戰爭需要, 研究軍事理論、編纂符合我國實際軍事現狀的軍事著作變得十分緊迫。近代著名兵工學家徐建寅在其所著的《兵學新書》中指出, 西方列強之所以能夠洞開國門, 不完全取決于其炮火之利, 現代化的作戰手段也是其實現侵略的重要手段。兵制建立與學堂應相輔相成, 武備即學問, 學問即武備, 兩者不能分開, 也不可分開, “分之國貧且弱, 合之國富且強, 必學問深而武備始精”。“非集中國有志之士, 自行講求兵學之精義, 必不能訓練兵士使成勁旅”。[8]由此可見, 軍事理論的研究對指導軍事實踐具有重要的指導價值。

  辛亥革命期間, 近代軍事理論的研究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其一, 大量翻譯西方前沿軍事教育理論, 如《戰略學》《戰術學》《軍制學》《戰法學》等大量西方軍事教育理論和著作都是在此時期被引入和編譯的。這些譯著先后出版后, 迅速成為我國近代高等軍事教育學堂的教科書, 為學生及時了解現代軍事教育知識與軍事教育技能提供了方便。其二, 結合我國軍事實際, 編著和出版符合我國國情的軍事教科書與軍事期刊。著名軍事家蔣百里結合西方最新軍事理論與自己對我國軍事教育的思考, 編著了《國防論》《國防知識》《軍事教育之要旨》等書, 闡述了軍事教育的綱領在于“人器一致、兵兵一致、軍軍一致、軍國一致”, 形成了適合我國軍事教育國情的軍事理論。在出版著作的同時, 辛亥革命時期還先后創辦了《武備雜志》《武學》《軍華》等雜志。1911年創刊的《軍華》雜志, 是由北京的軍國學社主辦, 專門用于研究現代化軍事戰略與軍事技術, 該刊刊載的《對于西北邊防之研究》《統計與軍事之關系》等論文, 具有極高的學術價值, 至今仍具有重要的參考意義。著作、期刊等一系列研究成果的出現, 充分說明了辛亥革命期間我國軍事理論研究已達到了相當高的水平。

  教育作為社會的子系統, 其發展與社會政治、經濟、文化等諸因素緊密相連。辛亥革命時期, 資產階級革命派根據我國實際情況, 充分借鑒西方先進教育經驗, 在清末教育思想和實踐的基礎上開啟了軍事教育思想、軍事教育管理、軍事教育理論研究的現代化, 盡管受政治因素的影響, 很多軍事教育改革沒有得到應有的發展, 但這些關于現代軍事教育思想、軍事教育體制的改革探索為軍事教育的現代化發展奠定了基礎。

  參考文獻
  [1]蔡鍔.蔡松坡集[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 1984.
  [2]梁啟超.梁啟超文選[M].北京:中國廣播電視大學出版社1992.
  [3]舒新城.中國近代教育史資料 (上冊) [M].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 1961.
  [4]高平叔.蔡元培全集 (第七卷) [M].北京:中華書局, 1989.
  [5] (澳) 馮兆基.軍事近代化與中國革命[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 1994.
  [6]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中華民國史檔案資料匯編第2輯[Z].南京:江蘇人民出版社, 1981.
  [7]陸軍部招考入伍生隊示[A].辛亥革命資料[Z].北京:中華書局, 1961.
  [8]徐建寅.兵學新書后序[M].光緒二十四年刊本, 3-4.

    甘少杰,王冠.辛亥革命與民國早期軍事教育變革[J].吉林省教育學院學報,2018,34(03):130-132.
    相近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