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和红钻超清壁纸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浦和红钻超清壁纸您當前的位置:浦和红钻超清壁纸 > 科技論文

浦和红钻vs湘南海洋:中國與美國的科技競爭力對比分析

時間:2019-09-12 來源:世界地理研究 作者:杜德斌,段德忠,夏啟繁 本文字數:10338字

浦和红钻超清壁纸 www.ksbedr.com.cn   摘    要: 在界定國家科技競爭力內涵的基礎上,從科技人力資源競爭力、科技財力資源競爭力、科學研究競爭力、技術創新競爭力和科技國際化競爭力五個方面建構了國家科技競爭力評價指標體系,從而詳細對比了中美兩國在科技發展上的差異。研究發現,無論是整體競爭力還是科技投入、科學研究、技術創新、科技國際化等單項競爭力,中國都與美國都存在不小差距,中國科技競爭力雖然加速提升,但仍顯著落后于美國,中國科技發展任重道遠?;謚忻懶焦萍季赫Φ南腫炊員燃扒魘蒲信?,本文認為:中國進一步提升科技競爭力,加快建設世界科技強國,既需要對標先進、參照一流,進一步深化開放式創新,充分學習和借鑒美國等科技強國的成功經驗,更需要立足自身、正視短板,堅持科技創新與制度創新雙輪驅動、發展速度和創新質量有機統一、自主創新與開放創新相互促進,著力推動以質量和效益為核心的創新戰略,加強基礎科學研究,突破關鍵核心技術,集聚高端科創人才,以實現國家科技競爭力的持續穩步增強。

  關鍵詞: 科技競爭力; 中國; 美國; 科技人力資源; 科技財力資源; 科技國際化;

  Abstract: Based on the elaboration of national scientific competitiveness, this paper builds the national science competitiveness evaluation system from5 aspects, including scientific human resource competitiveness, scientific and financial resources competitiveness, scientific research competitiveness, technological innovation competitiveness and technology internationalization competitiveness, with specific comparison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development between China and the United States. Studies show that even though China has enhanced the scientific competitiveness, the United States surpasses China in both overall competitiveness and individual area like scientific investment, scientific research, technical innovation, and globalization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For China, there is still a long way to improve scientific competitiveness further. After analyzing the present situation and the development trend of the scientific competitiveness between China and the United States, the paper believes that China should not only learn from the powerful and advanced scientific nations like the United States with new reforming and opening, but also be aware of self-weaknesses. China should stick to the two-wheel driver of scientific innovation and systematic innovation, the organic combination of development speed and the innovation quality, the mutual promotion of individual innovation and the open innovation, the innovation strategy focusing on quality and result, the enhancement of basic scientific research, the breakthrough of critical and core technology, the attraction of advanced scientific and innovative talents, so that the national scientific competitiveness could accelerate rapidly and continuously.

  Keyword: scientific and technological competitiveness; China; United States; scientific human resource; scientific financial resources; scientific technology internationalization;

  0、 引言

  科技是第一生產力,是經濟和社會發展的動力之源??萍夾?,則國運興??萍季赫Σ喚鍪槍揖赫Φ鬧匾槌剎糠?,同時也是其核心支柱。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科技是關鍵。改革開放以來,從科教興國戰略到創新驅動發展戰略,中國成長為亞洲第一和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同時,在科技創新領域逐漸走出了一條具有中國特色的自主創新道路,多個科技指標已躍居世界前列。中國科技力量的快速崛起,正在深刻改變、重構世界科技版圖和世界政治經濟格局[1,2,3]。

  不可否認的是,在當前全球科技創新版圖中,美國依舊是科技實力最強的國家,并引領世界科技發展。然而近年來中國科技快速崛起引致的關于全球科技中心轉移以及美國是否失去科技競爭優勢的討論持續發酵[4,5,6]。2018年以來,中美貿易摩擦不斷升級??萍即蔥率盜Φ慕狹渴侵忻爛騁漬說謀局?,也是決定中美“貿易戰”輸贏的關鍵因素。特別是“中興事件”、“華為事件”發生后,中美科技競爭特別是兩國科技競爭力到底孰優孰劣,已成為社會各界關注的重要議題[7]。

中國與美國的科技競爭力對比分析

  基于此,本文從科技人力資源競爭力、科技財力資源競爭力、科學研究競爭力、技術創新競爭力和科技國際化競爭力五個方面構建了國家科技競爭力評價指標體系,評估了中美兩國科技競爭力的相對大小及變化趨勢。

  1、 國家科技競爭力內涵與評價

  1.1、 國家科技競爭力的內涵

  科技競爭力的研究浪潮是在競爭力的研究背景下興起的,科技競爭力作為國家競爭力的核心組成部分,是一個國家綜合競爭力不斷發展的動力和核心。從競爭力、國家創新能力、國家科技能力到科技競爭力,圍繞國家科技發展水平評價的政策咨詢報告催生了多個類似的概念,如“競爭力”、“國家創新能力”等[8,9,10]。對于“科技競爭力”這一概念,目前國際上尚無統一定義。1999年,由原國家體改委經濟體制改革研究院、中國人民大學、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共同研究發表的《中國國際競爭力發展報告——科技競爭力主題研究》,采用1998年《世界競爭力年鑒》中評價國別科技競爭力的指標體系,對中國科技國際競爭力進行了評價,從企業管理、國民素質、基礎設施、金融體系、國際化、國家經濟實力等方面分析了科技國際競爭力的發展,并提出了促進科技國際競爭力的策略建議。

  一些學者對“科技競爭力”的內涵及評價進行了探討。趙彥云認為,從科技競爭力整體及其成長關系看,它包含著科技實力、科技體制、科技機制、科技環境、科技基礎等部分的競爭力綜合[11];艾國強等認為,科技競爭力是一個國家科技總量、實力以及科技水平與潛力的綜合體現,它是構成國際競爭力的重要組成部分和關鍵性要素,不僅在經濟競爭中具有決定性作用,而且對促進人類社會可持續發展發揮重要的推動與協調作用[12]。2010年,由中國科學院科技戰略咨詢研究院潘教峰等編寫的《國際科技競爭力研究報告》從兩個層面闡釋了科技競爭力的內涵: (1) 從整體競爭力及其成長關系看,包含科技研究開發實力、創新體制與機制、科技基礎、科技環境等競爭力的綜合; (2) 從科技競爭力的組成要素上看,包括教育和科學的競爭基礎、技術的競爭水平、研究開發的競爭水平,以及創新能力競爭力等諸多方面。該報告將科技競爭力的內涵拓展至國際競爭力,認為一國的國際科技競爭力主要體現在: (1) 該國將已有技術資源變為現實科技生產力能力的優勢; (2) 良好的科研環境; (3) 企業從事以新產品開發為主的研發創新活動的能力[13,14]。

  綜上所述,科技競爭力的內涵十分豐富且廣泛,要素構成復雜?;諞延醒芯?,本文將科技競爭力定義為一個國家將物質和非物質科技資源投入到知識生產和技術開發,并用所得知識和技術促進本國產業升級、經濟發展、國防和外交能力提升,進而改善該國在國際政治經濟體系(尤其是全球分工體系)中優勢地位的能力。

  1.2 、國家科技競爭力評價體系建構

  雖然國際上對科技競爭力尚無統一定義,但以科技評價為目標的國家科技能力或國家創新能力測度已成為國際組織、智庫、咨詢機構研究的熱點問題。例如,世界經濟論壇、瑞士洛桑國際管理發展學院(IMD)、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世界銀行(WB)、美國蘭德公司(RAND)、世界知識產權組織(WIPO)等組織機構都構建了一套科技能力評價體系,對全球或一些國家的科技發展能力進行評估,其中多份咨詢報告頗具國際影響力,如《世界競爭力年鑒》、《全球競爭力報告》、《全球創新指數》、《國際科技競爭力研究報告》、《國家創新指數報告》等[15,16,17,18]。

  綜觀以上科技評價報告中的科技評價體系不難發現,國家科技競爭力評價通常遵循“投入-產出”分析框架,并兼顧效率、國際影響力以及創新主體(企業、大學)的表現。然而,現有的科技競爭力評價體系也存在以下幾個弱點:第一,多面向科研機構(企業、大學)、企業的科技競爭力測度;第二,評價指標較多,關鍵性指標不突出;第三,軟指標較多,主觀性較強;第四,指標重復性較強,具有強勁的線性相關性。

  基于此,本文充分借鑒已有的科技評價體系,遵循科學性(權威性數據)、完整性(全面覆蓋)、關鍵性(核心指標)、整合性(借鑒已有評價體系)和客觀性(遵循事實)等原則,基于“投入—產出”分析框架,強調國家科技創新效率和科技全球影響力,經過多次征詢專家意見,從科技人力資源競爭力、科技財力資源競爭力、科學研究競爭力、技術創新競爭力和科技國際化競爭力五個方面建構了國家科技競爭力評價體系,涉及21個具體評價指標,以期客觀準確地測度中美兩國科技競爭力差異(表1)。

  表1 國家科技競爭力評價體系及數據來源
表1 國家科技競爭力評價體系及數據來源

  在中美科技競爭力評價指標體系基礎上,本文采用常見的熵值法確定各評價指標的權重,以弱化主觀賦權法的影響,然后利用熵權TOPSIS方法對中美兩國科技競爭力進行綜合評價。由于該方法較為常見,本文便不再贅述。

  2、 中美科技競爭力評估及比較

  2.1、 中美兩國綜合科技競爭力呈持續收斂趨勢,但目前差距仍相當明顯

  2004—2016年,美國科技競爭力指數由0.627上升到0.798,其間雖有小幅波動,但總體呈緩慢增長態勢。同期,中國科技競爭力指數快速增長,由0.061增長到0.494,與美國的差距逐年縮小。從中國與美國科技競爭力指數的比值來看,2016年中國科技競爭力指數為美國的61.9%??杉?,中美科技競爭力的差距依然十分明顯(圖1)。

  圖1 2004—2016年中美兩國科技競爭力指數比較
圖1 2004—2016年中美兩國科技競爭力指數比較

  Fig.1 Comparison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competitiveness index between China and the United States in2 0 0 4-2 016

  2.2、 中國科技人力資源競爭力快速追趕美國

  2004—2016年,中國科技人力資源競爭力總體呈現出快速上升的態勢,從2004年的0.027上升至2016年的0.532,但在時序動態上表現出較大的波動性。其中,在2004—2008年和2009—2016年這兩個時間段內,中國科技人力資源競爭力呈現出迅猛上升的態勢,而在2008—2009年則出現斷層下跌的情形1;而美國科技人力資源競爭力則由2004年的0.441上升至2016年的0.760,上升速度較緩(圖2)。

  整體上看,中國科技人力資源競爭力快速追趕美國,尤其在諸多科技人力資源規模指標上已經超越美國,但在科技人力資源質量上與美國的差距仍較明顯。如在全時當量研究人員數量上,中國在2010年超越美國后,迅速拉大與美國的差距,至2016年,已達到169.2萬人,而美國僅為138.0萬人;在科學與工程學士學位授予數上,中國在2004年超越美國后,也迅速拉大與美國的差距,至2014年,達到165.4萬人,比美國多出91.2萬人。但是,在科技人力資源質量指標上,中國仍然低于美國,且差距較為顯著,這也是導致中國科技人力資源競爭力仍低于美國的主要原因。如在高被引科學家數量上,美國2016年的人數達到1644人,而中國僅為249人;在諾貝爾三大自然科學獎獲獎人數上,美國至2018年已有167人獲獎,而中國僅有1人;在招收的國際留學生規模上,美國2016年的人數達到88.9萬人,而中國僅為44.9萬人。

  圖2 2004—2016年中美兩國科技人力資源競爭力指數比較
圖2 2004—2016年中美兩國科技人力資源競爭力指數比較

  Fig.2 Comparison of competitiveness index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human resources between China and the United States during 2004-2016

  2.3、 中國科技財力資源競爭力與美國的差距快速縮小

  2004—2016年,中美兩國的科技財力資源競爭力都呈現出上升趨勢。其中,美國由2004年的0.582上升至2016年的0.981,整體發展態勢為波動上升;中國由2004年的0.000上升至2016年的0.765,上升趨勢較快,尤其是2007年后增長迅速(圖3)。

  圖3 2004—2016年中美兩國科技財力資源競爭力指數比較
圖3 2004—2016年中美兩國科技財力資源競爭力指數比較

  Fig.3 Comparison of competitiveness index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financial resources between China and the United States during 2004-2016

  整體上看,中國科技財力資源競爭力快速追趕美國,尤其在R&D經費投入規模上增長迅速,與美國差距不斷縮小,但在R&D經費投入強度、政府R&D經費投入規模與占比、基礎研究R&D經費投入規模與占比等方面與美國的差距十分顯著。這一點突出反映在中美兩國的R&D經費投入規模上,雖然美國始終是全球R&D經費投入最高的國家,但中國R&D經費年均增速高達17.7%,投入規模在2008年超過日本后,位居全球第二。但是,中國在R&D經費投入強度、政府R&D經費投入規模與占比、基礎研究R&D經費投入規模與占比等方面與美國差距顯著。中國R&D經費投入強度由2000年的0.9%上升至2016年的2.1%,但相較于美國2.7%~2.8%的R&D經費投入強度,差距仍較明顯。中國企業R&D經費投入規模和占比已超過美國,但政府R&D經費投入規模和投入占比明顯低于美國。2016年,中國政府R&D經費投入規模和占比分別為904.0億美元和21%,而美國政府R&D經費投入規模和占比分別為1282.0億美元和25%,這說明中國政府在加大R&D投入方面還有較大的空間。同美國相比,中國基礎研究R&D經費投入明顯偏低,2000—2016年,中國的基礎研究R&D經費投入占比始終徘徊在5%左右,而美國的基礎研究R&D經費占比卻達到17%~20%;同時在應用研究上,中國R&D經費投入占比逐年降低,至2016年僅為10%左右,而美國始終保持在20%左右。在R&D經費高校執行規模和執行占比上,中國也明顯低于美國,2016年,中國高校執行的R&D經費僅為308.6億美元,而美國為675.2億美元。2000-2016年,美國高校執行的R&D經費占比由11.4%上升至13.2%,而中國高校執行的R&D經費占比卻從9.9%下降至6.8%,中美兩國之間的差距在不斷拉大。

  2.4、 中國科學研究競爭力仍遠低于美國

  2004—2016年,中美兩國的科學研究競爭力均呈現上升趨勢,其中美國上升趨勢較緩,由2004年的0.827上升至2016年的0.930;中國科學研究競爭力在這13年間呈現出較快的上升態勢,由2004年的0.001上升至2016年的0.483(圖4)。

  圖4 2004-2016年中美兩國科學研究競爭力指數比較
圖4 2004-2016年中美兩國科學研究競爭力指數比較

  Fig.4 Comparison of scientific and research competitiveness index between China and the United States during2 0 0 4-2 016

  整體上看,中國科學研究競爭力快速上升,但與美國的差距仍較顯著。中國科學研究競爭力的快速提升突出反映在中國科研論文產出規模上。2000—2016年,美國SCI論文數量始終位居全球第一,但中國SCI論文數量年均增長率達16.5%,2016年,中國SCI科研論文數量達到292941篇,與美國的差距由196861篇快速縮小至41164篇。由此可見,中國若能保持高增速態勢,則將很快趕超美國成為全球科研論文產出量最高的國家。美國在科學研究競爭力上的優勢突出反映在科研論文產出質量上,如在ESI高被引論文數量上,2016年,美國為5203篇,而中國僅有2992篇;在Nature/Science期刊論文數量上,2016年,美國為1103篇,而中國僅有167篇。

  2.5、 中國技術創新競爭力迅速上升,但目前仍顯著落后于美國

  2004—2016年,中美兩國的技術創新競爭力均呈現上升趨勢,其中美國由2004年的0.733上升至2016年的0.948,具有較強的競爭力;中國由2004年的0.000上升至2016年的0.545,上升速度較快,尤其是2006年后增長迅速(圖5)。

  整體上看,中國技術創新競爭力也快速上升,但與美國的差距仍較明顯。2000—2016年,在本國受理的居民專利申請量上,中國由2.5萬件迅速增長至120.5萬件,年均增長率達到27.3%,在2009年超越美國后,迅速拉開與美國的差距,至2016年已超出美國91.0萬件。在申請人為本國國籍的專利申請量上,2000年,美國為28.04萬件,而中國僅有2.64萬件,美國為中國的10.6倍;2016年,美國增長至52.16萬件,而中國增長至125.74萬件,美國僅為中國的41%。但是,美國的技術創新競爭力持續位居高位,2016年其技術創新競爭力指數達到0.948,仍顯著領先于中國,突出反映在發明專利的產出質量上。如,在申請人為本國國籍的有效專利擁有量上,2016年美國為218.7萬件,而中國僅有123.8萬件;在PCT專利申請量上,2016年,美國有5.7萬件,而中國僅有4.3萬件。

  圖5 2004—2016年中美兩國技術創新競爭力指數比較
圖5 2004—2016年中美兩國技術創新競爭力指數比較

  Fig.5 Comparison of technological innovation competitiveness index between China and the United States during 2004-2016

  2.6、 中國科技國際化競爭力增長緩慢,與美國差距顯著

  2004—2016年,中美兩國在科技國際化競爭力上呈現出不一致的發展趨勢,其中美國科技國際化競爭力在這13年間經歷了較大的波動過程,尤其在2008—2009年,出現“斷崖式”的下降過程。而在隨后的時間里,美國科技國際化競爭力逐步恢復,至2016年,基本上升至其在2008年的水平。而中國科技國際化競爭力雖在這13年間也出現頻率較高的波動過程,但整體呈上升的態勢,由2004年的0.189上升至2016年的0.314(圖6)。

  整體上看,中國科技國際化競爭力增長緩慢,在國際科技合作方面、知識產權出口方面與美國差距顯著。2004—2016年,中國科技國際化競爭力較其他競爭力增長緩慢,僅由0.189上升至0.314,且近年來與美國的差距呈擴大態勢。這一方面與中國在國際科技合作中的弱勢地位密切相關,如在國際科研合作論文數量上,2016年,美國為146171篇,而中國僅有73723篇,中美兩國的差距由2000年的47035篇擴大至2016年的72448篇。在本國受理的非居民專利申請方面,2016年美國為31.0萬件,而中國僅為13.4萬件,中美兩國的差距由2000年的10.4萬件擴大至2016年的17.6萬件。在PCT專利國際合作申請量上,2014年,美國達到7450件,而中國僅有1973件,中美兩國的差距也由2000年的4031件擴大至2016年的5477件。另一方面也與中國在知識產權貿易中的弱勢地位密切相關,2016年,美國的知識產權出口額為1247.3億美元,而中國僅為11.6億美元。但是,在以高科技產品出口為代表的全球高科技產品生產網絡中,中國與已占據核心地位。2000年以來,中美兩國高技術產品出口呈現此消彼長的發展趨勢,中國的年均增長率達16.7%,而美國的為-1.6%。2016年,中國的高技術產品出口額達到4960.1億美元,美國僅為1531.9億美元。中國高技術產品出口在2015年超過美國后,與美國的差距迅速拉大,而且已連續多年成為全球高技術產品出口額最高的國家。

  圖6 2004—2016年中美兩國科技國際化競爭力指數比較
圖6 2004—2016年中美兩國科技國際化競爭力指數比較

  Fig.6 Comparison of internationalization competitiveness index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between China and the United States during 2004-2016

  3、 結論與建議

  3.1、 結論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的科技發展成績令人矚目,但與世界科技強國的差距依然很大。本文在界定國家科技競爭力內涵的基礎上,從科技人力資源競爭力、科技財力資源競爭力、科學研究競爭力、技術創新競爭力和科技國際化競爭力五個方面建構了國家科技競爭力評價指標體系,從而詳細對比了中美兩國在科技發展上的差異。研究發現:(1)中國科技競爭力發展迅速,與美國的差距逐漸縮小,但差距依然十分明顯;(2)在科技人力資源方面,中國在一些規模指標上已經超越美國,但美國在諸多質量指標上保持領先優勢,中國的整體科技人力資源競爭力仍落后于美國;(3)中國科技財力資源競爭力快速提升,尤其是在R&D經費投入規模上,與美國差距不斷縮小,但在R&D經費投入強度、政府R&D經費投入、基礎研究R&D經費投入等方面與美國的差距還很顯著;(4)由于高質量研究成果不足,中國科學研究競爭力顯著落后于美國;(5)中國技術創新競爭力快速上升,但與美國的差距仍較明顯;(6)中國科技國際化競爭力增長緩慢,在國際科技合作方面與美國的差距顯著,且近年來有逐漸擴大趨勢。

  3.2、 建議

  科技競爭力是國家競爭力的核心支撐。當前,中國正在加快建設世界科技強國的進程。美國作為當今世界頭號科技強國,其科技競爭力現狀及趨勢為中國提供了可以參照的坐標?;謚忻懶焦萍季赫Φ南腫炊員燃扒魘蒲信?,中國想要進一步提升科技競爭力,加快建設世界科技強國的步伐,既需要對標先進、參照一流,進一步深化開放式創新,充分學習和借鑒美國等科技強國的成功經驗,更需要立足自身、正視短板,堅持技術創新與制度創新雙輪驅動、發展速度和創新質量有機統一、自主創新與開放創新相互促進,著力推動以質量和效益為核心的創新戰略,加強基礎科學研究,突破關鍵核心技術,集聚高端科創人才,以實現國家科技競爭力的持續穩步增強。

  第一,實施以質量和效益為核心的創新。通過中美科技競爭力的比較可以發現,在許多創新指標的絕對數量方面,中國已快速接近美國,部分指標甚至已超越美國,中國與美國的差距主要在創新質量方面。因此,中國應把提高質量和效益放在科技創新發展的核心地位,著力實施以質量和效益為核心的創新戰略。

  第二,著力加強基礎科學研究。中國在基礎研究方面與美國的差距較大,基礎研究能力薄弱已成為中國科技競爭力的最大短板之一。進一步提升中國的科學研究競爭力,需要堅持國家戰略需求和科學探索目標相結合,把提升原始創新能力擺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加強基礎研究前瞻部署。

  第三,加快突破產業關鍵核心技術。關鍵核心技術是國之重器,對推動我國經濟高質量發展、保障國家安全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加強核心技術攻關是產業實現高質量發展的必由之路,也是保障產業安全的關鍵舉措。鑒于中國在技術創新競爭力特別是關鍵核心技術方面與美國的差距,加快提升中國產業技術創新實力,要針對我國先進制造業、實體經濟發展中面臨的關鍵核心技術瓶頸問題,加快工業化和信息化深度融合,著力構建核心技術協同攻關機制和推進產學研用一體化,加快建立主要由市場評價核心技術創新成果的機制。

  第四,培養集聚高層次科技創新人才。創新驅動的實質是人才驅動,在科技競爭力的諸要素中,人才是最核心的要素。當前,中國在諸多科技人力資源規模指標上已超越美國,但在人力資源質量上與美國的差距仍很明顯。因此,中國要把培養和集聚高層次科技人才作為提升科技人力資源競爭力的關鍵。要堅持以人為本,尊重創新創造的價值,要充分發揮科學家和企業家的創新主體作用,要加快建立以品德、能力和貢獻為導向的人才評價激勵機制,要著力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

  第五,持續擴大科技對外開放。在科技全球化的時代背景下,持續提升科技競爭力,必須要以全球視野謀劃和推動創新,最大限度地用好全球創新資源,全面提升我國在全球創新格局中的位勢,力爭成為若干重要領域的引領者和重要規則制定的參與者。本文通過技術交易情況的對比分析發現,中國在技術出口方面與美國還存在很大差距,這說明中國技術創新的國際影響力還比較弱,這與中國全球科技大國的地位明顯不相稱。中國必須持續擴大科技對外開放,著力提升科技創新的國際影響力。

  第六,切實推動創新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現代化。創新發展必須堅持制度創新和科技創新雙輪驅動,制度創新對科技創新具有重要保障作用。美國之所以能成為世界科技強國,與其現代化的科技創新治理體制和機制不無關系??萍繼逯聘母锏謀局試謨誚夥藕頭⒄箍萍既嗽鋇納?。要按照習近平總書記“抓戰略、抓規劃、抓政策、抓服務”的指示精神,順應創新主體多元、活動多樣、路徑多變的新趨勢,推動政府管理創新,形成多元參與、協同高效的創新治理格局,實現國家創新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現代化。

  參考文獻

  [1]劉承良, 桂欽昌, 段德忠, 等.全球科研論文合作網絡的結構異質性及其鄰近性機理.地理學報, 2017, 71 (4) :737-752.
  [2] 杜德斌.全球科技創新中心動力與模式.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 2015.
  [3] Gui Q.C., Liu C.L., Du D.B. International Knowledge Flows and the Role of Proximity. Growth&Change, 2018, 49 (3) :532-547.
  [4] Galama T, Hosek J. Perspectives on U.S. Competitiveness i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Perspectives on U.S. competitiveness i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Rand Corp, 2007.
  [5] Galama T, Hosek J. U.S. Competitiveness i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Rand Corp, 2008.
  [6] James Andrew Lewis. Technological Competition and China. Center for Strategic International Studies, November 30, 2018.
  [7] 華東師范大學全球創新與發展研究院.中美科技競爭力發展報告 (2019) .上海:華東師范大學出版社, 2019.
  [8] Furman J L, Porter M E, Stern S. The determinants of national innovative capacity. Research Policy, 2000, 31 (6) :899-933.
  [9] Furman J L, Porter M E, Stern S. Understanding the drivers of national innovative capacity.Academy of Management Proceedings&Membership Directory, 2000.
  [10] Porter M E, Stern S. National innovative capacity. Global Competitiveness Report, 2011, 31 (6) :899–933.
  [11]趙彥云.科技競爭力的基本概念.經濟研究參考, 1999 (75) :10-10.
  [12]艾國強, 杜祥瑛.我國科技競爭力研究.中國軟科學, 2000 (7) :50-53.
  [13]潘教峰, 譚宗穎, 朱相麗, 等.國際科技競爭力研究報告.北京:科學出版社, 2010.
  [14]潘教峰, 譚宗穎, 陽寧暉, 等.國際科技競爭力研究—聚焦金磚四國.北京:科學出版社, 2012.
  [15] 中國科學技術發展戰略研究院.國家創新指數2016-2017.北京:科學技術文獻出版社, 2017.
  [16]中國科學院國際科技比較研究組.中國與美日德法英五國科技的比較研究.北京:北京科學出版社, 2009.
  [17] Cornell University, INSEAD, WIPO. Global Innovation Index 2018.[2018-12-30], //www.wipo.int/edocs/pubdocs/en/wipo_pub_gii_2018.pdf.
  [18] World Economic Forum. Global Competitiveness Report 2016-2017.[2018-12-31], https://www.weforum.org/reports/the-global-competitiveness-report-2016-2017-1.

  注釋

  1 中國對“全時當量研究人員數量”指標的統計在2009年采用了OECD的定義和標準, 所以2008年和2009年產生明顯的波動。

    杜德斌,段德忠,夏啟繁.中美科技競爭力比較研究[J].世界地理研究,2019,28(04):1-11.
    相近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