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提交[ 學術堂-專業的論文學習平臺 ]
您當前的位置:浦和红钻超清壁纸 > 歷史論文 > 歷史學論文

2019浦和红钻球衣:美國史學家關于美國內戰的爭論

時間:2019-08-27 來源:哈爾濱學院學報 作者:楊家翔 本文字數:7262字

浦和红钻超清壁纸 www.ksbedr.com.cn   摘要:美國內戰始終是美國國內外史學界研究的熱門話題之一。受時代影響, 美國史學家對其內戰問題的解讀始終莫衷一是。作為美國著名的內戰史專家, 阿蘭·內文斯 (Allan Nevins) 綜合了多個史學流派的觀點, 從經濟、文化以及道德因素等方面對美國內戰起因問題進行了綜合性的解讀, 并在樂觀主義的指導下對內戰的結果持有一種積極的態度。文章通過對阿蘭·內文斯內戰史觀的解讀, 可以讓我們對美國內戰有一個更為深入的理解。

  關鍵詞:阿蘭·內文斯; 美國內戰; 史學思想;

  作者簡介: 楊家翔 (1993-) , 男, 蘭州人, 碩士, 主要從事美國史及西方史研究。;

  收稿日期:2018-07-24

  A Preliminary Study of the Historical Thought of the Civil War by Allan Nevins

  YANG Jia-xiang

  Lide Chaoyang Middle School of Nanchang

  Abstract:American Civil War has always been one of the hot topics among historians both at home and abroad. Historians in the United States have different understandings of the civil war influenced by the times. As one of the prominent American historian in Civil War area, Allan Nevins made a synthesis of many schools, studied the cause of the Civil War through economic, culture and moral factors, and held a positive state of the result of the civil war under the guidance of optimism. Nevins' study can give us a deeper understanding of the American Civil War

  Keyword:Allan Nevins; American Civil War; historical thought;

  Received: 2018-07-24

  美國內戰在其國內有著非常高的歷史地位, 關于美國內戰的起因、經過以及影響的研究一直是史學界關注的熱點問題。但是美國史學界對其內戰爆發的原因及結果的看法始終莫衷一是, 不同時代的美國史學家們從不同角度出發對其內戰問題作出了不同的解讀。

  一、美國史學家關于美國內戰的爭論

  美國內戰史研究在美國史學界經久不衰, 從第一代親歷內戰的史學家到內文斯所在年代的內戰史學家之間的美國內戰史研究, 大體上經歷了五個階段。

  第一個階段被稱為“地區主義階段”, 該派史學家分為“南派”和“北派”, 這是內戰前“廢奴運動”斗爭的延續, 是前一階段“廢奴派”史學的延續。[1] (P192) 該派史學家們大都親身經歷過內戰, 受地區主義的影響, 他們關于內戰的研究多從本地區立場出發對內戰進行解讀。南北雙方的學者站在本地區的立場出發, 視對方為反叛的一方, 相互攻訐。在這一時期, 內戰“不必要論”和“可避免論”開始發展起來。[2] (P378) 我們要認識到, 民族認同作為各個民族相互溝通、交往的核心工具, 能夠促進各民族成員之間的歸屬感與認同感。[3]

  第二個階段是發源于19世紀末期的“民族主義階段”, 以詹姆斯·羅德斯 (James F.Rhodes) 等為代表人物。該派史學家對內戰的戰爭熱情已經冷卻下來、美國史學逐步完成其專業化與科學化進程, 開始追求史學的客觀性, 觀點更加公允, 視野也比前一階段的史家明顯寬闊。他們拋棄了狹隘的地域偏見, 從一個較為客觀的角度開始試著從國家層面來審視內戰問題。在內戰起因問題上他們和地區主義階段的北派學者相同, 都認為奴隸制是戰爭爆發的最基本的因素, 內戰是不可避免的, 譴責南方站在錯誤的一方。他們對內戰的影響持一種積極的觀點, 認為內戰造就了一個全新的美國。

  隨著美國內戰結束, 美國經濟發展逐漸步入快車道, 在進入“鍍金時代”以后, 美國的內戰史研究也隨之進入第三個階段———“進步主義階段”, 這一時期的內戰史研究以查爾斯·比爾德 (Charles A.Beard) 和弗農·帕林頓 (Vernon Parrington) 等為代表。他們反對民族主義史學家對內戰問題的政治式解讀, 轉而從歷史的、經濟的角度出發對內戰進行研究, 使內戰從傳統的政治軍事史研究擴大到對經濟和思想在內的一種總體研究。在他們看來, 內戰是美國的兩個地區為重新分配國民財富和權力而進行的一場以經濟利益為核心的“社會戰爭”。[4]進步主義史家對內戰的結果非常失望, 他們認為內戰后因追逐個人利益而造成社會的混亂, 給傳統的分權民主制度和個人自由帶來了危害。

  20世紀30年代前后, 關于美國內戰史研究最有影響的學派應屬修正主義學派, 這也是美國內戰史研究的第四個階段。和前面各階段的史學家不同, 修正主義者持與他們完全相反的態度, 該派學者受當代跨學科研究的影響, 應用了現代心理學的一些概念, 從反戰角度出發, 認為內戰是一個由狂熱的廢奴主義者和一代無能的政客所鑄成的愚蠢的大錯誤, 戰爭是可以避免的, 內戰的本質是邪惡的。他們對內戰的起因和結果進行全盤否定。

  從20世紀40年代以來, 伴隨著二戰的進程美國內戰史研究進入了第五個階段, 即新民族主義階段, 小阿瑟·施萊辛格、拉爾夫·佩里 (Ralph B.Perry) 等人重新站在民族主義的立場上對內戰進行解讀。[5] (P344) 對于內戰的結果, 新民族主義學派學者持與民族主義學者相似的觀點, 批判進步主義學者從單純的經濟利益角度出發來研究內戰的方法, 指責修正主義學者“盲目的樂觀, 回避了許多重要的道德問題”。[2] (P387) 他們認為內戰是積極的、進步的, 內戰維護了國家統一, 促進了經濟發展, 拉開了社會平等的序幕。

  二、分歧擴大:內文斯的內戰起源觀

  內文斯博采眾長, 通過自己收集的大量史料, 結合已有的研究成果對內戰起因問題做出了一種綜合性的解讀。內文斯的內戰起因觀融合了民族主義和修正主義的觀點, 總體思想則與民族主義學者的觀點更為相似。

  第一, 內文斯認為內戰是由于愚蠢的政客和在極端分子的煽動下爆發的。他指出美國在以下兩個因素的相互作用下落入了不可逆轉的戰爭深淵。其一是政客們以維護政治利益為一切行為的出發點, 這種思想下誕生的政策顯然無益于解決國內矛盾。事實上這一時期南北雙方的矛盾在于更深層次的原因, 雙方沒有意識到矛盾的本質所在, 加上受到極端分子的煽動, 北方人對南方的制度持一種激進的、批判的態度。內文斯認為如果雙方能冷靜地進行對話, 政治家們努力解決種族調解之后面臨的一系列問題, 這場沖突本來是可以避免的。其二是美國國內的政治環境促使政治家為其政治目的而活動。在國家尚未分裂之時, 由于美國的選舉人制度, 政治家們想要保持現有地位就必須獲得南北雙方的選票, 那就不可避免地為了延續自己的政治生命而犧牲民族利益, 將整個國家帶入了戰爭的泥潭。

  第二, 內文斯認為內戰爆發的根本原因是奴隸制以及由奴隸制衍生出的一系列與種族調解相關的問題。[6] (P468) 在這個觀點上內文斯同民族主義學者一致, 都認為奴隸制及種族問題是南北面臨的最大問題。[5] (P349) 內文斯將奴隸制問題分解開來, 主要提出了以下幾個觀點。

  首先, 內文斯提出在長時段中, 奴隸制矛盾實際上是南北雙方在文化及道德上“不可調和”的分歧。文化分歧不是一朝一夕能形成的, 它的形成經過了時間的發酵。美國“奴隸制與自由”并存的社會形態持續了七十年, 奴隸制和自由社會的矛盾一直存在。由“分歧”繼而形成“分離主義”也是一個逐漸發展的過程, 在內文斯看來, 南方的分離主義思想經過了二十年的醞釀。[7] (P24) 究其原因, 奴隸制成就了南方的農業經濟, 是他們賴以生存的基礎;而北方則追求社會平等, 不同的經濟社會體制造就了雙方的相差甚遠的觀念。北方將黑人視為“人”, 認為他們應當擁有和白人同等的權利。但是對南方人來說, 黑人是“商品”, 黑人天生低人一等, 而這種觀念就催生了南方的地區自尊與白人至上思想。尤其是在斯科特案判決后, 布坎南承認公民有權把他們的“任何財產, 包括奴隸, 帶入聯邦各州……這些權利受聯邦憲法的?;?rdquo;, 黑人身上的商品屬性更加地明顯, 這就難以避免地加大了南北之間的對立。[8] (P472) 南方對北方的擔憂與日俱增, 更加擴大了南北方之間的懷疑與激進情緒。再有, 州權觀念與國家觀念的差異擴大了雙方的分歧。南方從州權觀點出發, 正如民族主義學者所言, 內戰是“北方對南方野蠻的侵略”。因為奴隸制是南方經濟的強大驅動力, 奴隸制的存在意味著南方經濟的發展, 也意味著南方在整個聯邦中的話語權, 南方一直認為自己受到北方在經濟上的勒索, 這也表明了南方并沒有將自己的經濟發展放在整個國家的框架內, 也意味著在一定程度上南方并未將自己看作國家的一個部分。在內文斯看來美國是一片全新的土地, 受西方共和思想的影響, 本來可以避免因奴隸制而造成的這場血腥戰爭, 這一點他與托克維爾的觀點不謀而合。[9] (P48)

  其次, 內文斯從道德層面批判了奴隸制以及南北雙方的極端主義者。和民族主義學者類似, 內文斯認為奴隸制是一種有違倫理道德的制度, 提出應當重視奴隸制的道德問題研究。他提出美國的奴隸制問題在當時已經成為阻礙世界民主發展進程的最大障礙之一, 廢除國內已經過時的、開始阻礙整個國家發展的奴隸制是勢在必行的。內文斯的這一觀點是符合歷史發展趨勢的, 結束了奴隸制、南北統一之后的美國綜合實力迅速提升。內文斯嚴厲地批判了廢奴主義者無益于緩解南北矛盾的作為, 認為他們是戰爭爆發最重要的催化劑, 也是最后的催化劑。[6] (P470)

  最后, 雙方都不愿意承擔廢除奴隸制之后的代價從而導致和解的可能性消失。雙方都對廢除奴隸制的后果感到恐懼, 這種恐懼包括物質上的, 也包括精神上的。南方清醒地認識到了廢除奴隸制之后黑人會對他們現有的財產以及社會地位產生威脅。奴隸制的廢除意味著黑人取得一定的政治特權, 擁有政治特權的黑人會要求經濟平等, 而一旦經濟平等得以實現那就將提高黑人的社會地位, [6] (P468) 這就意味著南方奴隸主固有的生活模式將被打破, 他們的政治以及經濟特權將受到威脅。南方奴隸主顯然不愿意、也不會承擔這樣一個嚴重的后果。北方也是如此, 作為以工業發展為主的北方諸州并不愿意將數百萬幾乎沒有工業勞動技能、幾乎沒有受過教育的黑人納入他們的領地內。如果得到解放的黑人大量涌入北方, 聯邦政府需要撥巨款來負責解決黑人的教育、安全以及工作問題, 還要給南方奴隸主以大量的經濟補償, 這將極大地增加聯邦政府的負擔。此外, 大量黑人的涌入將與北方中下層普通勞動工人競爭工作機會, 一旦自身的工作受到威脅, 北方人也會排斥黑人, 甚至這些白人會成為新的社會不穩定因素。[10] (P171) 雙方妥協和解的基礎之一是一方選擇承擔廢除奴隸制之后的代價, 內文斯則認為這種基礎是不存在的, 雙方在一個不存在的基礎之上進行博弈, 那么戰爭的爆發也在情理之中。

  內文斯在20世紀50年代對內戰起因做出的這種分析迎合了當時美國國內的“內戰熱”。美國史學家托馬斯·J.普萊斯利 (Thomas J.Pressly) 提出美國史學界在20世紀四五十年代掀起了一股內戰熱, 究其原因, 二戰以來受國內國際環境影響, 一種緊張的氛圍逐漸彌漫開來, 美國史學家試圖從歷史中找尋解決當前困境的方法, 他們發現內戰時期的美國所面臨的局面和四五十年代的美國有相似之處, 包括黑人在美國的地位問題, 政府統治之下黑人與多數人的關系, 以及在地理意義之下的“大部分人的權利”問題, 最重要的是如何和平解決國內國際所面臨的問題, 于是他們開始從內戰中試圖尋找可供借鑒的經驗。這一時期前后美國對于內戰問題的爭論出現了一個高潮, 持不同觀點的學者們爭論不休。[5] (P358) 但內文斯本意卻不是迎合研究熱點所寫作的應景之作。他不認同進步主義學者單純從“經濟利益之爭”的角度來解讀內戰起因問題, [5] (P349) 他深入到社會制度方面對南北和解的基礎進行分析, 并從道德層面對奴隸制展開批評。也正因如此, 內文斯內戰史的前兩部作品獲得了象征史學界極高榮譽的班克羅夫特獎。

  三、國家的新生:內文斯對內戰影響的分析

  在內文斯看來, 內戰的結果是積極的, 對美國的發展產生了正面的影響。內文斯指出, 內戰的影響與1812年戰爭、美墨戰爭的影響一樣都表現在國家內部, 改變了人們的舊有思維, 促進了共和制的發展。內文斯從發展的眼光入手, 承認了內戰對美國的積極影響, 同時他也指出內戰之后美國仍然面臨著一系列亟待解決的問題。

  內文斯首先提出, 內戰促進了美國工業社會的發展。北方在戰爭結束后迅速進入了一個快速發展期。戰爭結束后的五年內北方鐵、煤、銅、木制品及制造業的發展在質與量上都有了相當可觀地提升。內文斯提出, 戰后北方工業主要在以下五個因素的共同作用下得以發展, 其一是豐富的資源。戰爭結束后北方的資本積累大幅上升, 廣闊的西部地區也為北方工業發展提供了大量的資源;其二是更加便捷的交通。鐵路的快速發展提高了運輸條件, 跨地區交易更加便捷;其三是科技的發展??蒲Ъ際醯姆⒄固岣吡瞬分柿? 降低了成本, 使產品在質與量上都得到了提升;其四是管理更加專業化。戰后, 北方出臺了一系列更為行之有效的管理方法, 而這種管理方法的出臺在內文斯看來是和內戰的促進分不開的。[11] (P35) 其五是企業結構發生重大變化。小型分散的獨立企業開始向集約化的聯合生產體制轉變, 美國工業開始大規模實行標準化作業, 資本集中的趨勢也不斷加強。

  其次, 內戰使社會平等的觀念更加深入人心, 美國人對待黑人的態度更為寬容。[12] (P397) 這意味著白人對戰后美國社會的多元化已經做好了思想準備。內文斯也承認, 內戰并未將種族問題徹底解決。由于黑人缺乏一定的教育, 對黑人來說, 內戰僅僅意味著他們在法律上的自由, 許多黑人對“自由”的理解出現了偏差, 在內文斯看來, 要解決種族問題仍然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 黑人必須提高自身素質, 正視自由的含義, 而不是將懶惰、坐享其成視為自由。

  最后, 內文斯認為內戰對美國最大的影響是孕育了一個現代美國, 內戰使美國由一個松散的邦聯轉變成為一個具有高度組織性的國家。[12] (P396-397) 國家組織性的提高可以使各部門更有效率地執行政府的決策, 促進國家的整體發展。這種組織性表現在很多方面, 例如軍隊的召集、與工業協同發展的基礎設施建設、傷兵援助等問題的解決都是在國家組織度提高的前提下進行的。也正是受益于此, 戰后美國城市化速度加快。內戰打破了地區之間的隔閡, 超越了政治限制, 將南北緊密地聯結了起來。美國資本主義發展的最大障礙奴隸制被掃除, 社會生產力得到迅速發展。

  在內文斯看來, 內戰的結束并不意味著種族問題得到了全面解決, 美國社會由于其多元化的特征, 需要不同種族的人們互相包容, 不斷推進社會平等的建設, 包括在宗教、政治、經濟、教育和就業等方方面面的平等, 這仍然是一個漫長的過程, 種族問題也將在一個長時段內是美國面臨的最主要的問題之一。總的來說, 內文斯對內戰結果的評價是積極的, 認為內戰“改變了人們的舊有思維”, “孕育了一個全新的美國”。[12] (P392-393)

  四、結語

  內文斯對于美國內戰史研究的最大貢獻是用一種綜合的史觀來看待內戰問題。作為一個親歷了美國史學思潮發展變遷的史學家, 他的內戰史思想已經超越了單一學派的界限, 融合了民族主義、進步主義、修正主義以及新民族主義的觀點。內文斯當時正處于二戰后和諧一致的史學盛行時期, 所以在他的作品中可以看到和諧一致論的體現, 例如他認為雖然內戰給這個國家造成了巨大的創傷, 但是主旋律依然是進步與發展。他融合了民族主義, 從民族立場出發分析問題, 他還綜合了修正主義學派關于內戰是一個“由狂熱的廢奴主義者和一代無能的政客所鑄成的愚蠢的大錯誤”的思想。他的整體史觀更體現在他注意到了世界范圍內的奴隸制問題, 這和他在記者生涯時期所培養的全球視野方法是分不開的。這種綜合多重因素的分析法也符合史學發展的趨勢, 滿足了內戰史研究日益深化的需求。他對魯濱遜新史學思想較為推崇, 受到新史學“自下而上”思想的影響, 通過普通人的視角, 綜合經濟、社會以及文化的研究擴大了內戰史的研究范圍。所以筆者認為, 內文斯的內戰史研究不屬于任何一個派別, 他是一個綜合性與包容性兼具的史學家。

  內文斯的內戰史研究也有明顯缺陷, 最為明顯的就是他的某些論斷體現了為美國“洗白”的特點。這種特點的思想來源是當時美國和諧主義史學的興盛, 他們認為一致性和連續性乃是美國歷史的根本特征, 這一思想在他的內戰史研究中表現的最為明顯。例如, 內文斯筆下的南方經濟在重建時期是一個奮斗與走向復興的故事, 是一個如何從戰后的泥沼里依靠自身的農業基礎與北方的物質援助走出來的故事, 他對于當時南方的狀況的描述與布爾斯廷所主張的用調節的精神來分析美國歷史中的沖突有相似之處。[13] (P205) 但不可否認的是, 內文斯和傳統意義上的新保守主義史學派還是有所不同的, 內文斯認為內戰是一場“人民的戰爭”, 將美國“帶入了一個新的時代”。[12] (P392) 他并不認為內戰是在美國人共同的價值基礎上爆發的, 也不認為激進的變革同美國無緣, 這也是他的思想中與典型的和諧主義史學家所不同的地方。

  總的來說, 在美國內戰史的研究領域內, 內文斯是一位非常重要的史學家。他對內戰起源及影響的分析受到許多學者的好評。他在作品中體現出來的學術性與文學性的某種平衡更值得人們深入思考學習。

  參考文獻

  [1] 張廣智.西方史學史[M].上海:復旦大學出版社, 2012.
  [2] Grob G N, Billias G A.Interpretations of American History:Patterns and Perspectives[M].Sixth Edition.New York:The Free Press, 1992.
  [3]羅志鵬.民族認同的概念、路徑及其影響探析[J].哈爾濱學院學報, 2019, (1) .
  [4]徐良.從內戰史研究看150年來美國史學思潮的變遷[J].史學理論研究, 2016, (1) .
  [5] Pressly T J.Americans Interpret Their Civil War[M].Princeton: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54.
  [6] Nevins A.The Emergence of Lincoln:Prologue to Civil War 1859-1861[M].New York:Charles Scribner’s Sons, 1950.
  [7] Nevins A.The War for the Union:The Improvised War[M].New York:Charles Scribner’s Sons, 1959.
  [8] 加里·納什.美國人民:創建一個國家和一種社會 (上卷) [M].劉德斌, 譯.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 2008.
  [9] 托克維爾.論美國的民主 (上卷) [M].董果良, 譯.北京:商務印書館, 2012.
  [10] Fetner G L.Immersed in Great Affairs:Allan Nevins and the Heroic Age of American History[M].New York: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Press, 2004.
  [11] Nevins A.The Emergence of Modern America[M].New York:The Macmillan Company, 1927.
  [12] Nevins A.The War for the Union:The Organized War to Victory, 1864-1865[M].New York:Charles Scribner’s Sons, 1971.
  [13]于沛.20世紀的西方史學[M].武漢:武漢大學出版社, 2009.

    楊家翔.阿蘭·內文斯內戰史觀初探[J].哈爾濱學院學報,2019,40(07):102-106.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